主办: 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
邮箱: 2010358287@qq.com
登录 | 注册 退出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艺海泛舟 > 音乐
许达之┃纳溪民歌的艺术特色
栏目:音乐 作者:许达之 发布时间:2020-11-10
在人民的日常农耕劳作中形成了薅秧歌,劳动号子等一系列种类繁多的纳溪民歌。并且就是同一类歌曲,由于声腔、调式的不同,又产生了各具特色的唱腔,如“薅秧歌”就有“老鹰腔”“石包腔”“花河闹”和“大河腔”等。可根据劳动方式的不同,划分为石工号子、轿工号子、打

许达之┃纳溪民歌的艺术特色(图1)

由于纳溪独特的气候及地理特征,造就了纳溪民歌腔调多变的特点由于青藏高原、秦巴山岭、云贵高原的屏障作用,纳溪终年显得气温较高,日照充足,雨量充沛,四季分明,无霜其长,温、光、水同季,季风气候明显,春秋季暖和,夏季炎热,冬季不太冷。这些气候特征都利于农作物的生长,因此,农耕就成为纳溪人民最主要的生产方式之一,在人民的日常农耕劳作中形成了薅秧歌,劳动号子等一系列种类繁多的纳溪民歌。并且就是同一类歌曲,由于声腔、调式的不同,又产生了各具特色的唱腔,如“薅秧歌”就有“老鹰腔”“石包腔”“花河闹”和“大河腔”等。可根据劳动方式的不同,划分为石工号子、轿工号子、打夯号子、船工号子等,再根据具体的劳动活动,又可再次细分,如:石工号子又分为,二锤号子、抬石号子、搬运号子等等;这些伴随着纳溪人民生产作息的劳动行为,产生出了种类繁多的民歌腔调。不仅丰富了劳动人民的生活,也为我们留下了丰厚的文化遗产,可以让我们体味出在那过去的时光,还原出那过去的场景。


许达之┃纳溪民歌的艺术特色(图2)纳溪位于四川南部盆地和云贵高原的过渡区域,呈现南高北低地形,平坝、丘陵、低山兼有,海拔在230—963.2米之间,由于纳溪属岩区,石料产出丰富,因此,石工号子伴随着纳溪人民的生活应运而生。石工号子则是指采石匠在打、砸、抬、采石时唱的一种号子,所以在纳溪随处可闻“叮当”的锤声、凿声伴随着石匠的嘿、哟、喂的号子声,而石工号子在四川流传极广,曾有“九十二腔、八十二调”之说,可见石工号子腔调之多。纳溪区境内有大小溪河130余条,总长度640余公里。永宁河是本区长江最大支流,纵贯区域中部,经上马、护国、渠坝、天仙、安富注入长江,境内流长45.7公里。船工号子主要指的是流经纳溪境内的永宁河,永宁河由于河道较窄,河床较浅,因此行船较为困难,故永宁河号子比起川江号子更有自己的特色。永宁河号子分为“上水号子”和“下水号子”,上水号子有“拉纤号子”和“提缆号子”,下水号子有“橹号子”“幺二三号子”“招架号子”“数拍号子”四种;另外还有特定情况下喊的“装包号子“背包号子”“靠头号子”和顺风顺水下休闲的“鲢巴郎号子”等。其表现形态为一人领唱或两三人轮换领唱,众人合唱或齐唱,其历史十分悠久。它反映了永宁河沿岸的风土人情,反映了旧社会最底层劳动者的精神世界,具有独特的艺术价值。它的发声方法和腔调是独特的,其中很多衬词,比如其独有的“喔出,尼齐着”的衬词和唱腔最具特色,是全国唯一的、独有的,多为歌唱沿途风光、劳动场面和歌颂社会主义新生活的内容,其调式多为民族五声调式的羽调式和角调式,曲式结构主要为多段体,并且有多声部唱腔,这在劳动号子中是很少见的。




纳溪的民歌的特征、地域特征与方言文化中的旋律、节奏、唱词咬字、发声方法有着密切关系,这使得纳溪民歌在民族音乐中独树一帜。1、独特的民族四声音阶,结束音的唱法符合纳溪人语言习惯以纳溪民歌中的《你的山歌美没得我的多》《太阳出来一点红》为例:《你的山歌美没的我多》:


 许达之┃纳溪民歌的艺术特色(图3)《太阳出来一点红》: 


许达之┃纳溪民歌的艺术特色(图4)可以看出在这类纳溪民歌中,与我们的民族五声调式相比,它为常以四声音阶为主,它主要由“宫、商、徴、羽”四个音构成。结尾常以宫、羽、徴,最后结束在徴音上,这种形式最为结束。这就恰好符合纳溪人说话尾音重、多以“入”声结束的语言特点不谋而合。2.多以单段体形式出现,以四、六的偶数句居多的特征以《太阳出来照山岩》《望郎(早晨)》为例。《太阳出来照山岩》: 


许达之┃纳溪民歌的艺术特色(图5)《望郎(早晨)》 


许达之┃纳溪民歌的艺术特色(图6)不难看出,这类歌曲起音较高,基本为一字一音,尾音长且下行居多。在曲式上,基本上是单段体,一段式,以四、六句居多。在歌词上以比、兴、借、代等方法手法见长,衬词多为地方方言中的“哟”、“呃”、“喔”、“噻”等虚词。3.“连说带唱”的风格特征纳溪民歌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那就是“连说带唱”,如《红萝卜呡呡甜》、《清早起来眼皮跳》等歌曲都表现出了这一特点。《红萝卜呡呡甜》 


许达之┃纳溪民歌的艺术特色(图7)《清早起来眼皮跳》:


 许达之┃纳溪民歌的艺术特色(图8)纳溪民歌这一“连说带唱”的特点,互动歌者与听众之间的距离。这些在劳动人民生产劳动中产生的纳溪民歌,以其朴素、生动、幽默、风趣的表达方式,向我们展示了一幅幅形象生动的生活画面。4.纳溪民歌有着丰富的调式调性和节奏在《高山包谷映得宽》和《太阳出来红冬冬》我们可以看出,纳溪民歌在传统的民族调式里面,还有一些七声音阶和一些变化音的运用,如:“b7”“ #1”等音都有出现,在《这山没有那山高》等歌曲中,还有三拍子的节奏特点。还有一些作品,结合了田间劳动场景,采用即兴编唱、轻松说笑的形式 ,使唱歌不仅仅是情感的需求 ,还能带来消除疲劳调动情绪之效。它们无不是以景触情、以声传情的方式来赞美生活、歌唱生活。这些丰富多彩的形式,极大的丰富了纳溪民歌的风格特点。



民歌应该是起源最早,流传最广的文学形式,也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它祖祖辈辈传唱,历史悠久,是纳溪人民精神文化的体现,是记录社会发展的载体。是研究川南地区风土人情的依据,是中国历史的活的见证。《诗经》就是最早的一部收纳各地民歌歌辞的总集,从《诗经》记载的内容,我们可以还原出当时的社会劳动、风土人情、爱情婚姻、日常生活等。因此,民歌的内容反映,就是一部生动的教科书。我们从纳溪民歌中内容记载中,大致将纳溪民歌分为:礼俗歌、劳动歌、情歌、儿歌等四种形式。


许达之┃纳溪民歌的艺术特色(图9)(1)礼俗歌礼俗歌是伴随着祭典婚嫁、祈福禳灾等各种仪式而唱的歌。礼俗歌曲的产生都是伴随着特定的仪式、特定的人物,人们又有各种的心愿、期盼和祝福。仪式中大部分是沿用传统的固定语言、固定的模式。因此,它的民俗价值特别为人们所重视。时代的变革,现今很难再听到礼俗歌。我们查阅相关资料,就其应用的仪式来看,礼俗歌曲大致涵盖婚丧嫁娶、筑房建屋、酒席谢词、开工收徒等等很多方面。据《泸州民间文学集成》中记载的一首情感真挚动人的《哭嫁歌》为例:油菜开花,花花黄,女儿开腔叫声娘。父母养儿空指望,好似南柯梦一场。一尺五寸把儿养,起早贪黑非寻常。儿若男子立志向,光宗耀祖换门墙。怎奈儿是薄命相,不能伺奉二爹娘,叫声爹娘宽心放,莫把儿女挂心肠。然而,随着社会生活的发展变化,在当代生活的快餐化和交通的发达便利中,一些风俗礼仪也渐渐淡化起来。一些农耕祈祷的民歌在工业经济发展的冲击下也逐渐趋于形式化。而伴随这些仪式的大部分民歌也会随着变化而消失。(2)劳动歌作为音乐要素之一的节奏,最初可能就是从劳动中产生并变化出来的,因此,劳动创造了人类本身,也创造了音乐之所以产生并赖以存在的一切必须条件。纳溪民歌是在生产生活中产生、在与劳动生活相伴的实用性基础上形成和发展。纳溪劳动歌曲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即兴性、 口头性和随意性等特点,就是常说的见子打子。在劳动中,体现出了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力量。纳溪民歌内容上也就显露了极具特色,歌词生动传神、风趣幽默的特点。坐在写作间的人无论如何也写不出“米筛做门眼睛多”这种贴切的比喻来,只有在土头田间劳动的人,才能唱出“大田薅秧行对行、一切秧鸡(儿)来歇凉,中午捡到秧鸡(儿)蛋,晚上捉倒秧鸡(儿)娘”的生动、具体、有趣的劳动场景。劳动号子作为劳动歌曲中的一部分,就是在实际的劳动过程中产生发展的,以纳溪龙滩乡的《石工平地抬行》举例:铁锤打石想叮当,开出石头建桥梁。不怕高山把路挡,不怕洪水奔势狂。凿开高山变平地,驯服洪水像羔羊。

纳溪龙车乡的《轿工号子》:一边坡,微微梭。换沟,顺丢。天上明晃晃,地上水凼凼。弯的乖,甩的开。两头高,过桥桥。左边站起、站起让你。前面一捆柴,伸手抱在怀。屋檐口,放下来,提起走。但是,随着人们改造自然,掌握自然规律能力的提高,劳动形式发生了变化——工业化取代农耕时的田间劳动、大型的机械设备替代了原始的农耕方式,广大劳动人民的体力劳动逐渐减少,一边劳动一边唱着山歌、号子的时候就越来越少了。新的生产方式使得人们不再需要用唱山歌号子来打发艰辛的劳动时光,更不需要用号子来振作精神、解除疲劳、统一节奏,达到协调动作、提高劳动生产的功效。因而,劳动歌曲正在逐步的消失。(3)情歌情歌一直是艺术领域中不可或缺的形式,早在《诗经》第一部诗歌总集中,就有不少诗表现了青年男女的爱情生活,如《秦风·兼葭》表现了男女之间如梦的追求;《郑风·溱洧》、《邶风·静女》表现了男女之间戏谑的欢会;《王风·采葛》表现了男女之间痛苦的相思;《卫风·木瓜》、《召南·摽有梅 》表现了男女之间的相互馈赠;《鄘风·柏舟》、《郑风·将仲子》则反映了家长的干涉和社会舆论给青年男女带来的痛苦;另如《邶风·谷风》、《卫风·氓》还抒写了弃妇的哀怨,愤怒谴责了男子的忘恩负义,反映了阶级社会中广大妇女的悲惨命运。《子衿》 中的“青青子佩 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到六朝民歌《华山畿》的“无故相然我,路绝行人断,夜夜故望汝”,“一坐复一起,黄昏人定后,许时不来已”,再到清代的《小曲》中的“叫一声,谁答应?叫二声,有谁应承?叫三声,乖乖儿去的一个无音信……细想想,白叫了七声,又叫八声,乖乖不来倾了我的命”; 一直到现今的“大河呃,涨水嘛,起旋涡呃,你看那情妹妹,好心伤呃,想留我情哥哥吃晌午,又怕那米筛做门呃,眼睛多呃哟……”表达方式朴素、生动、幽默、风趣,颇具画面感和形象感。这是关在书斋的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出“米筛做门眼睛多”这么生动的比喻来。再比如纳溪渠坝乡民歌《谷子越打糠越多》:谷子越打糠越多,爹妈越打我越爱哥。打断骨头筋还在,拄起棍棍来看哥。
《太阳出来辣焦焦》:太阳出来辣焦焦,情妹出来薅海椒。情哥薅来不结果,情妹薅来压断腰。等等这些作品,虽说都在质朴朴的表达着男欢女爱,但显得生动活泼,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就像一幅幅田园山水画具象地对我们展示。然而在现今,大量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学习国外的生活方式,人们的价值观随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认为凡是科学的,外国先进的东西就是最好的。而对我国原有的一些东西便产生了排斥情绪。从港台流行音乐、欧美流行音乐,到如今的“哈韩”“哈日”等等现象都明显的感觉到“情歌”,虽然同样是这些流行歌曲的主旋律。但是,就是找不到本土情歌的一席之地,这些淳朴、憨直、具有浓郁生活气息的本土情歌正举步维艰。(4)儿歌儿童最早接触的文学样式就是儿歌。每个人从出生后,就生活在儿歌的氛围中,母亲的摇篮曲(催眠歌),是每个人最早听到的歌唱,也是记忆中美妙的歌曲。儿歌总是和儿童的游戏活动相伴相随的。因此,儿歌对儿童的作用也就和游戏的作用联系在一起,使儿童在欢歌戏笑中受到文学的感染。从《斗虫虫、咬手手》《巴巴掌》这些儿歌,幼童很容易认识自身,锻炼认知能力。稍大一点就有《小燕子》《月亮光光》等儿歌,带领儿童认识自然,感受自然。最后还有认识社会的如:《叔叔跟着阿姨走》《巴山雀》《饿死懒杂种》之类。在抑扬顿挫的节奏、旋律中,在让儿童学习了语言、锻炼了口齿、增长了见识的同事,逐步培养了真善美的识别能力和高尚的道德情操。如纳溪江北儿歌《干豇豆,叶叶长》干豇豆,叶叶长,巴心巴肝望我娘。娘又远,路又长,伤伤心心哭一场。大哥留我吃粽子,二哥留我过端阳。嫂嫂嫌我吃的多,拿起扁担打哥哥。大哥送我在朝门口,二哥送我到石板坡。“妹呀妹,这回去了哪回来?”“鸡生牙齿马生角,石头开花,牯牛下儿我才来”。
纳溪大渡镇的《螃蟹歌》弯的河,顺的河,弯河顺河,永宁河。沿河一带有螃蟹,背上背个硬壳壳,八个小爪爪,两个大脚脚。幺妹来挑水,夹倒幺妹脚。痛又痛得很,甩又甩不脱,这个螃蟹实在恶。
许达之┃纳溪民歌的艺术特色(图10)

儿歌所包含的内容丰富多彩,它所表现的形式生动活泼。现今的儿歌虽然种类繁多,常在街头巷尾都能听见明显流行音乐化的儿歌、童谣。但是,极具地方特色的儿歌,却很难听闻,纳溪民歌中的儿歌同样面临着失传的境地。由于普通话的推广,大多数带养儿童的教师、家长,当用标准的语音教给子女儿歌时,已经淡化和遗忘了纳溪民间歌谣中一束带露的鲜花---儿歌。 



许达之┃纳溪民歌的艺术特色(图11)


许达之,中共党员,泸职院艺术传媒学院党总支书记、院长,副教授。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四川音乐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


相关文档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加载中~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